晶诚所至 生命所能

Engage to Life Energy

 
Science丨口腔细菌异位定植于肠道可引发TH1细胞感应及炎症反应
发布日期:2018-02-23浏览:
口腔来源的细菌定植于肠道会造成一些不良健康结果,诸如炎症性肠病等。然而,口腔微生物是如何异位定植于肠道的,人们对其中的因果关系仍知之甚少。
 
 
利用无菌动物技术,日本研究人员发现从唾液中分离出来的Klebsiella spp.定植于肠道后,可显著诱发Th1细胞。Klebsiella spp.菌株耐多种抗生素,当肠道菌群发生紊乱时定植,并在宿主具有遗传易感性的条件下造成严重的肠道炎症反应。该研究认为口腔可能是一个潜在的肠道致病有机体来源,加重肠道疾病反应。 
 
研究思路
 
1. 取两名克罗恩症(CD)患者的唾液(CD#1, CD#2),进行无菌小鼠(GF)灌喂,小鼠种系为C57BL/6, BALB/c,及IQI小鼠。灌喂后隔离培养6周。
2. CD患者唾液及灌喂小鼠粪便进行16s rRNA测序(Roche 454平台,V1-V2区)。
3. 唾液灌喂培养的小鼠小肠及结肠粘膜固有层(LP)进行免疫细胞检测。
4. 利用GF+CD#2分离培养诱导Th1细胞的细菌,获得224个克隆,基于16s测序进行菌种鉴定。分离培养后再进行GF小鼠灌喂研究。
5. 接种确定的Th1诱导菌株后,对小肠细胞的转录组变化开展研究,确定与该反应相关的基因及发挥的作用。
6. 重复健康人及溃疡性结肠炎(UC)病人唾液微生物及灌喂无菌小鼠实验,验证口腔微生物定植于肠道炎症性反应之间的关系,探讨相关作用机制。
 
主要结果
 
口腔中的一部分微生物会在特定环境下定植于肠道,导致肠道免疫系统异常激活,进而造成慢性炎症性反应。
 
通过16s rRNA测序,研究者发现相对于酒精中毒或健康人群样本,患有溃疡性结肠炎(UC)、玛丽硬化性胆管炎(PSC)、胃食管反流症(GERD)的患者,其粪便中常见口腔耐氧菌的丰度显著性增高(Fig.1A);因此,研究者提出假设,并且设计了本次实验。
 
K. pneumonia 2H7 (Kp-2H7)菌株定植于肠道,能诱导Th1细胞,具备多种抗生素耐药性,能造成严重的炎症反应
 
两名CD患者的唾液微生物构成一致性较高,但灌喂小鼠的粪便微生物存在显著差异(Fig.1C)。CD#2患者唾液灌喂的小鼠肠道中,TH1显著性增高,而CD#1灌喂小鼠的肠道T细胞并无显著变化(Fig.1B)。
 
定植于肠道的口腔微生物中,Kp-2H7菌株是诱导Th1细胞的主要菌种(Fig.1D)。Kp-2H7具有多种抗生素耐药性,会造成严重的炎症反应(Fig.1G-I)。同时Th1细胞的增加也与Kp-2H7在肠道内的定殖相关(Fig.1E-F)。
 
Fig.1 人类唾液微生物菌群中Klebsiella pneumoniae菌株的分离
 
K. pneumoniae菌株特异性诱导Th1细胞
 
用热灭活的Kp-2H7灌喂GF小鼠三周发现,热灭活菌株对诱导Th1无效(Fig.2A)。
 
对不同菌株开展全基因组分析发现,有61个同源基因与Th1细胞诱导能力成正相关(Fig.2D)。在缺乏ATF-like3 (Batf3-/-)的小鼠中,Kp-2H7无法诱导Th1 (Fig.2E),并且缺失因子不同,Kp-2H7诱导Th1的效果也不同 (Fig.2F, G)。
 
对接种Kp-2H7和BAA2552一周的ECs和DCs做转录组测序发现,在Kp-2H7接入的野生型无菌小鼠中IFI诱导基因、组织相容性抗原复合体等的表达均上调,而在IFI受体缺陷型小鼠(IFNgR1-/-)中接种Kp-2H7则不会有相应的反应(Fig.2I)。
 
Fig. 2 K. pneumoniae菌株特异性诱导Th1细胞
 
在肠道中诱发Th1细胞的是Klebsiella的不同株系
 
为进一步证明口腔微生物与Th1诱导间的关系,研究追加了健康人的唾液微生物,UC病人及口腔唾液灌喂野生型B6小鼠。结果显示,2号UC患者唾液微生物灌喂会引发Th1诱导(Fig.3A)。
 
研究人员发现,在肠道Th1诱导中起最主要作用的口腔微生物为Ka-11E12。与Kp-2H7作用相似,Ka-11E12还具有多种抗生素耐药性(Fig.3D),并在Il0-/-小鼠中引发各类炎症反应。同样该菌株也不会在ES表面产生损伤(Fig.3F)。
 
Fig. 3 Klebsiella aeromobilis是另一种Th1诱导口腔来源的细菌物种
 
炎性肠病患者的Klebsiella菌相对含量显著升高,并与Th1诱导相关基因具有关联性
 
对16s rRNA测序数据进行深度分析,发现在CD、PSC、酒精中毒的人群中Klebsiella菌的相对含量都显著高于健康人群(Fig.4A)。基于此,研究者拓宽研究范围,在IBD患者体内也发现Klebsiella菌的相对含量显著升高。同时,在含有Klebsiella菌的IBD患者的粪便研究中,研究人员也富集到了Kp-2H7介导的Th1诱导相关基因,但对于不含有Klebsiella菌的IBD患者,则没有相应的富集(Fig.4C, 4D)。
 
Fig. 4 IBD患者中Klebsiella菌与Th1相关基因间的关联
 
参考文献:
Atarashi K, Suda W, Luo C, et al. Ectopic colonization of oral bacteria in the intestine drives TH1 cell induction and inflammation[J]. Science, 2017, 358(6361): 359-365.
上一条:想要研究DNA甲基化在肿瘤中的应用吗?你需要这样准备样本。
下一条:单细胞转录组测序分析人脑胶质瘤中肿瘤相关巨噬细胞存在差异的分子机制
返回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漕河泾开发区漕宝路401号3号楼4B 电话:021-60901207/60901208
晶能生物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2 Genergy Inc. 沪ICP备10017363号

友情链接: